相关文章

迎接智能制造 清远加速起航

来源网址:http://www.qixbt.com/

在冠星陶瓷一条480米的超长瓷片自动化生产车间,顺着生产工艺流程一路走下去,不少环节都没有工人的身影。 南方日报记者 曾亮超 摄

  8月8日上午10时,走进广东冠星陶瓷企业有限公司清远源潭的瓷片生产车间,本该人头攒动、高强度的工作场面,一眼望去却是人员稀疏,生产线上偶尔走动的工人显得轻松自如,唯有那成千上万片的瓷砖在超长的自动化生产线上向着车间深处奔去的景象最为醒目,或向右,或向左,井井有条地输送到各个环节,看得人眼花缭乱。

  实际上,这只是冠星陶瓷于今年初向清远市经信部门申报“智能化制造示范项目”中的一部分,按照该公司技术总监江想健的说法,即便目前还没有完全实现自动化和智能化,“原来3条窑需要1200人,现在同样人数可以满足5条窑的生产”。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智能制造只是工业强市的专长,离清远很远。然而,随着珠三角智能制造大潮的深入,以及人工、环境等各要素发生深刻变化,与之相邻的清远众多传统工业企业在巨大的危机之下,像冠星陶瓷一样加入到产业升级行列,积极拥抱智能制造大潮。

  ■车间探访

  个别环节的“无人制造”

  在冠星陶瓷一条480米的超长瓷片自动化生产车间,顺着生产工艺流程:压制成型、砖坯干燥、施釉印花,烧成、磨边、检测、包装、成品入库……一路走下去,很多环节只有一两名工人,偶尔检查机器,显得很轻松。

  江想健介绍,除了检测和成品入库外基本实现了全自动化生产。以前旧的生产线,不同规格瓷片需要不同生产线,现在一条生产线能满足10多种不同尺寸的瓷片生产。

  记者现场看到,一种二三十厘米长和五六十厘米长瓷片,在烧成工序之后,经过设计好的程序指令自动分区到相应传输带上,再通过机械手臂——下砖机自动传输到储砖区域。储砖区域改变以往叉车搬运做法,设置了智能储砖线,自动装卸、搬运,再通过机械手臂——上砖机传输到磨边线。

  仅这几个环节机器就代替了大量人工。该公司提供一组数据更为直观:以生产能力为25000平方米/天的瓷片窑炉、配置4条磨边线的生产线为例,实现全自动叠砖、储砖、上砖、下砖、包装、码垛打托系统,价值600多万元,原来需要45人,现在只需10人,人数下降了约78%,加上错峰用电降低的能耗,初步估算每年可省360多万元。

  不仅冠星陶瓷这样的清远传统行业,在清远有一些未来几年将作为新兴产业重点发展的汽车零部件行业,自动化程度较高,机械手臂广泛应用,许多环节也实现了“无人制造”。

  记者在位于广清产业园、去年首期投产的清远富强汽车部件有限公司生产车间看到,许多环节不见人的身影:原料供应环节采用中央供料系统,通过不同不锈钢管直接输送到每台机器的软管上,再抽到每一台机器里加工,加工成形后的产品由机械手臂取出来,并放到自动运输带。

  “我们以前上料是一包包倒进来,需要叉车等机械,场地也需要很大;机器加工成形后,传统拿取的做法靠人手把机器打开,再把产品取出来。劳动强度大,温度高,非常消耗人的体力。”该公司总经理何子杰介绍,仅机械手臂大大小小19台,两班轮制,以前每台需要2人,现在全被机械手臂替代,可以减少38个人。

  何子杰介绍,目前富强汽车部件有限公司首期共有200多人,产值2亿元。花都的公司,同样的产值,需要400多人,“实际上,根据目前的设备布局,达到3亿的产值轻轻松松。”

  清远近年新引进的重点企业欧派集成家居,正在向更加智能的生产靠近。记者在其广清产业园内刚刚试投产的一期车间内看到,在每一张不同规格、形状、用途的板材上都在一个固定角落贴有了二维码,打孔、封边等程序,机器在扫码后自动进行相应工序的自动生产。

  欧派清远基地总经理宁惠介绍,将信息化与装备自动化结合,是智能制造中信息化指挥生产的一种形态,二维码就是其中一个表现形式,“二维码里面是我们早已设定好的各类数据信息,机器扫码识别,将我们在二维码中设定好的各类数据信息变回到实体,并以此生产。”

  信息化与装备自动化带来的效益非常明显:仅封边环节,两条不同生产线,一条更为先进的U形的生产线,只是需要1人,且一次可以封4条边;另一条相对传统生产线需要6人,且一次只能封两条边,效率低下很多。

  ■看不见的效益

  “智能提高效率,实现零库存化”

  比起人力成本的节省,更多是不能直接量化的收益:生产效率提高,误差率降低,能耗减少……

  “比如我们原料加工环节的自动化和智能化,有效地降低了人工入料、放浆的劳动强度和操作误差,保持了大批量配方浆料质量的一致性和稳定性,达到了原料标准化的优质管理。”江想健说,生产环节以前需要大量人工捡砖,需大量劳保用品来保护工人,而且危险系数相对高,现在只需几个工人,只需看几台机器,大幅减少尘土污染,而且车间更加干净,工人工作环境更好。

  宁惠表示,智能制造大量运营到家居这样的传统行业之后,解放了人力,对用人结构也产生了变化,“比如打孔环节,尽管还没有完全智能化,但以前劳动强度大,需要大量男工,现在全是女工,不识字都没有关系,只需要一个动作——扫码,其他全交给机器完成。她表示,以后逐步实现自动扫码,甚至完全减掉人工。

  “清远地理位置特殊,离珠三角太近,人才外流,不管是普通技术人才还是高级技术人才都紧缺。”何子杰介绍,为解决人才问题,此前他们和清远一职业技术院校合作,希望达成人才固定输送模式,但效果不是很明显,大多数学生毕业后都去了广州。

  何子杰介绍,在进行需要大量技术人员的机器代替人后,人才需求结构向两个方向变化,一类是文化素质更高、技术更高的,另一类是一般性工人,不需懂技术,且男女均可,尤其缓解了一般技术工人紧缺的现象。

  汽车厂商对汽车零部件相关企业有一个要求:零库存化,从下单到提货仅间隔两个小时,即使有库存往往最多一周,库存减少,供货时间却不能延后。“我们跟广汽签的协议是如果产品供应导致他们生产线停下,每分钟赔偿2500元,因此必须应用智能制造提高管理和生产效率。”何子杰介绍,不仅如此,汽车厂商对产品合格率要求极高,考核产品不良率按照3-5PPM核算的,即百万分之三至五。

  实际上新技术、先进设备的广泛应用,产品合格率也得到大幅提升,“我们做塑料部件原来合格率大概为85%-90%,现在可达到98%-99%,而我们是按照零不良率来交货的,减少了大量损失,这个损失不能简单用金钱换算的。”何子杰认为。

  ■先天不足

  规模小,底子薄,起步低

  “多为生产线上的自动化改造”

  不过,清远工业企业在迎接这一波智能制造的大潮中,才刚刚起步。清远市经济和信息化局技术进步与质量科科长温记全介绍,相对珠三角城市,清远企业更多还集中在生产线上的自动化改造,离全过程的自动化都还有很长距离,而信息化的应用很弱。至于无人工厂,宁惠认为,还远得很,“我们还在尝试让一个传统行业(家居)怎么赶上信息化这趟列车”。

  近几年尤其是自2015年来清远全面推动工业企业的技改工作,但温记全表示,技改工作推动相对比较慢。企业规模小、底子薄,生产工艺、设备相对传统,依旧依靠大量人工实现生产制造,而且人才技术力量相对较弱,资金不足……企业先天性不足成为清远工业企业在通往智能制造路上最大的痛点。

  温记全提供一组数据显示,截止今年6月底,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即年主营业务收入2000万元以上)仅622家,5亿元产值以上的才60多家。

  “很多企业一年才几百万几千万,甚至几十万元,哪能大规模进行技术改造?”温记全表示,“2015年以来报上来的技改企业名单中,只有30多家完成技改任务。”此外,目前工业在建用地不能抵押,让本身融资并不容易的工业企业的融资更难。

  由于宏观市场环境不利影响,企业技术改造和升级动力不足。采访多家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环境下企业一般不会扩大规模,因此技术升级改造更多是在原厂区进行,一般情况下需要一拆一建,成本相对高。

  “我们目前旧厂暂时没有动,新设备和技术,包括信息化的应用都主要集中在新厂。”一家龙头级工业企业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智能制造时代,对整个厂区环境空间提出了新的要求,刨去土地成本,全面升级改造可能比建一个新厂成本还高,比如换设备,往往一条生产线全部换,甚至整个车间空间、厂区需要重新设计规划。

  和该龙头企业一样,新的厂区成为许多企业智能制造的主要试验场。不过,即便走在了清远智能制造的道路上,成本和回报考量依旧是重点,也决定了企业迈出的步子有多大。

  “以我们汽车行业为例,汽车升级换代很快,一般5年是一个周期。”何子杰告诉记者,零部件企业和车企合作也5年一个阶段,“如果合作期到了,投入怎么办?哪怕能继续合作,毕竟有一定的变数。因此,我们在对于设备投入回报要求一般2年,否则很难实现盈利。”

  ■分步走策略

  “加快自动化信息化双融合”

  谈及富强汽车推动的智能制造,何子杰认为,很大程度上是被逼出来的,首先来自于汽车品牌厂商的倒闭,“他们几乎每个月都有客户来厂里检查我们的生产效率、体系有无变化。”其次是自身的“折腾”:“老板对我们新厂的要求是,每人每年销售额达到100万元,是花都工厂的两倍。”

  “因此凡是能用机器替代的,我们都要把它替代掉。”何子杰表示,富强机器代人的思路明确,针对投入较大的问题,他们给出的方案是,分步实施。

  在实现前端供料和生产的机器代人后,富强下一步将在贴胶等环节实现更加先进的机器人代人,何子杰透露目前富强已经签了四个机器人,“我所说的机器人是六轴机械臂,可以做一些复杂、多工序同时进行,更加智能,而目前应用的三轴机械臂只能做取、放等简单动作。”

  江想健表示,冠星陶瓷在源潭新厂预留了空间,接下来将是更为先进、智能的生产线,工人会更少,并以发达国家为目标看齐:整条线完全实现自动化,工序间自动转运。

  下一步,冠星陶瓷还将建造智能化仓库,“国内的陶瓷行业还没有智能化仓库,国外也只有西班牙的宝路莎等极少数实现。”江想健表示,智能化仓库实现后,可由现在人工机械设备堆码最多四五层提高到15层,智能系统可以对不同规格砖、瓷片等识别,并自动堆放、进库、出库。

  作为清远另一个重要产业有色金属的龙头企业豪美铝业,也在进行着信息化的实践:旗下一家广东精美特种型材有限公司规划数百亩的新厂正在建设,一期6月底刚刚试产,其相关负责人介绍,机器代替人只是第一步,未来最核心的是考虑管理、生产、物流的自动化和信息化,“我们预留了光纤位置,通过网络将各个环节连接起来,还确定引进制造MES系统(即执行管理系统),以期在企业CIMS信息集成更进一步。”

  宁惠介绍,作为个性化定制家居,他们的策略是大规模非标定制,靠信息化来打通销售、服务、订单、设计、生产、管理、物流等环节。

  温记全表示,在向智能制造迈进中,清远当前还需要加快工业化、信息化的“双融合”,根据清远企业实际,边生产边改进,先推动在线监控、过程监控、在线流程优化等,互联网+等还要等到下一步。

  多名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智能制造不同于以往单纯增加设备,可能带来的是生产模式、思维的变革,企业也需要摸索、适应,而且有些技术并不成熟,决定了企业必须分步骤进行。

  ●南方日报记者 陈步上 通讯员 杨溢子